澳门壹号官网 - vocablists.com-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
澳门壹号官网 - vocablists.com-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>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 > 第358张 一起复习

第358张 一起复习

手机阅读
  “爸妈,你们路上小心哈,我跟小舅就送到这里。想-免-费-看-完-整-版请百度搜-品=书=网回去多注意身体,别事事操心累着自己,花了那么多钱,请那么多人就是干活的。团团妮妮,回去以后要听爸爸妈妈的话,不要调皮捣蛋,上课要认真听课,老师布置的作业要认真做完,训练每天要继续,等考完试我会回城,到时候我要检查的。”

  抱双胞胎上了牛车,王婷殷切交代双胞胎,省得他们回城后玩疯了,然后又恢复了本性。

  “姐,你放心,我们肯定训练。你记得,考完试一定要回来啊!我们在家里等你啊!”王浩哭得鼻涕眼泪到处都是,还想抱着王婷哭,被王婷嫌弃了,躲开他的魔爪子。

  “记住了,考完试一定回去。”王婷再三保证了,双胞胎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梁元福也嘱咐了双胞胎几句,话都让她们一家人都说了,他也没什么说的。

  “中考我跟你妈不回来了,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,平常心就好,不要紧张。能考就考,以你的成绩,考上高中没有问题。”牛车缓缓往前驾驶,牛车上传来王渊的话。

  以他的本事,大女儿就是没考上高中,他也有能力送她上高中上大学。不过这话不吉利,王渊没说出口。

  三妹倒是听出他话里的意思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什么意思?觉着她女儿考不上?她大女儿学习那么好,年年考第一,怎么可能考不上?省重点高中都没有问题,净瞎担心。

  王渊都不爱搭理她。

  “我知道了。爸,妈,一路顺风啊!回去后,别忘了去问问那是怎么样了。”王婷倒是没想那么多,挥手道别目送他们走了,也不知道牛车上的老爸老妈听没听到她的话。

  等看不到牛车了,王婷跟梁元福才往回走。

  梁元福松了口气,总算走了,婆婆妈妈说了大半天了,他听得都累了。

  “你回家住,还是回部队住?”舅甥两个走到岔路口,梁元福问王婷。自从囡囡结婚后,都没在家待过几天。

  “我先回部队,志杰刚走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家里乱糟糟的要收拾,中午我回来,你跟阿嗲阿哒他们说一声。”

  听部队里军嫂说,军人出任务很危险,有时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,家里一点消息都没有,等回来才知道。运气好的完好无缺回来了,运气不好的,浑身带伤还要住院。

  两人结婚才一个来月,王婷第一次经历这种事,人还没走两天,她就想得慌,天天提心吊胆的。家里有双胞胎在还好,一天光忙着双胞胎的事,哪有空想他,双胞胎走了,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在,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“他也真是的,明知道这几天你要中考了,不能多等几天,陪你考完试再走。”梁元福不高兴了,囡囡考试多重要,人生的第二大关,关系着囡囡以为的前程,结果倒好,人出远门。在哪里都不知道,弄的什么事。

  王婷被小舅的话说笑了。

  “小舅,你怎么会这样想?他是军人,保家卫国是他的职责。再说了军令如山,必须服从命令。从嫁给他的那天起,我就有这种觉悟。小舅,你也是军人家属,觉悟必须要提高!”

  梁元掀眼皮子看她,当没听到她的话。

  “再说了,中考又不是高考,对我来说,考个高中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。以我的成绩,就是考首都重点高中都没问题。还是说,小舅你不相信我?”王婷眯着眼看他,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“你个没良心的,我替你不平,倒过来你还威胁我。才刚嫁人几天啊,连自各儿都不知道了,被你男人吃的死死的,心眼该使的地方不使,净往你小舅身上使。行,你的事啊我不管了,以后他欺负你了,你可不要来找我。”梁元福气笑了,隔空点了点王婷的头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“小舅,你真不管我了?”王婷笑了,梁元福的话就没进她的耳,小舅也就在她面前虚张声势,纸老虎一个。聂志杰真要欺负他了,他比谁都跑得快,来给她撑腰。

  梁元福气的说不出来话了,摆摆手走了。

  “大白,走,咱们回家。”

  王婷大白两人往部队走,回到部队差不多八点左右,春妮在楼下看孩子,看到她从外面回来,就过来跟她说话。

  “你爹娘回去了?”

  这两天就听院子里的孩子说,今天双胞胎要回去,王婷又从外面回来,估计送人去了。

  “回去了,早上刚走的。我爸妈回来快一个月了,双胞胎停课一个月,回来还不知道赶不赶得课程,我妈担心整也睡不好。”王婷从兜里摸出几个糖果给皮皮,这几颗糖双胞胎不爱吃。

  “当爹娘的,哪不操心孩子。”春妮跟着感叹了一声,然后问她,“你这两天也要考试了吧?你爹娘咋不等你考完再走。”

  “我爸妈也想等着我考完再回去,我不让,又不是考大学。他们留在这里,看他们比我还紧张我压力大啊,还不如回去等通知。再说我阿哒阿嗲在家,他们陪着也一样。”王婷就是担心这个,才催老爸老妈回去的。多大的点事。

  再有就是双胞胎被拐卖的事,都一个月了,省城公安局也没个消息,不知道抓没抓到幕后黑手于丽红。

  她催老爸老妈回去,就是想他们去公安局问问情况。

  “倒也是,你学习成绩好,肯定能考上的。以后咱部队也有高中生了,还是咱们农村出来的,头一份,比她们城里来的知识分子还要高,看她们城里来的,还会不会瞧不起咱们农村人。我听说,尹老师高中只读了一个学期呢。”春妮挺了挺腰杆子,感觉自己脸上也有光,还是沾的王婷的光。

  王婷笑笑不说话,这话不好接。再说尹莉莉是不是初中生跟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  “我男人也出任务了,你一个人要是在家闷,随时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两人聊了一会,王婷回去了。家里还要整理,整理完之后,她还要回村,时间紧凑得很。

  王婷上楼,春妮回到军嫂团队里,有军嫂就阴阳怪气的说“哎,聂副营长刚出任务,她就在外面过夜,啧啧啧……”

  这话实在戳心窝子。

  “你早上吃了狗屎啊,满嘴喷粪。谁不知道王婷娘家就在附近村,聂营长不在,她回娘家怎么了?”春妮还没说什么,旁边有军嫂替王婷抱打不平,掉头喷那军嫂,“上次你家连长上山拉链,你不也在外过一晚,你娘家可不是附近的,是外省的。”

  替王婷抱打不平的军嫂,就是王婷上次救那男孩的娘,叫李兰。心里一直感激着王婷,除了上次结婚那次,她搭了把手,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人,就听到其他人败坏王婷名誉,可把她气坏了。

  “你胡说……”那军嫂气得脸都青了,看到周围的军嫂看她异样的目光,指着李兰的手发抖,“你血口喷人,那天下暴雨,天有晚了,没有车回来,我在镇上旅馆过了一夜,早上天不亮就回来了。”

  “那谁知道啊!”李兰冷哼。

  “你……”那军嫂浑身有嘴都说不清。

  不过也怪她自个,部队里谁还没个有事的时候,赶不回来待外面一夜的,就她非要抓着王婷这点事,阴阳怪气指桑骂槐。

  春妮等李兰怂得人说不出话来,才出来打圆场。

  “嫂子,你也别生气,气坏了身子不划算。李兰她向来说话直来直去,你别跟她一般见识。不过你刚才说的话实在不好听,传出去让人怎么想。王婷可是跟我们这些军嫂不一样,她可是有功夫的,上次救李兰嫂子孩子的事,部队很多人看到了,几米高的树,飞起来了。她要是听到你编排她,你说你经得起她一巴掌吗?”

  经春妮一说,那军嫂好像也想起那回事了,顿时脸都白了。

  春妮见人知道怕了,才说了王婷送爹娘回城的事。

  “难怪早上没看到她双胞胎弟弟妹妹,原来跟她爹娘回城了。”有军嫂一脸明白的表情,“春妮听你这么说,我这么觉着她家很奇怪啊,她不是农村的吗?为什么她爹娘跟弟弟妹妹住城里,她住农村?春妮,你跟她关系好,你知道怎么回事不?”

  “看你说的话,她家的事我怎么会知道。唉,我听说过两天,你闺女要考试了,有把握吗?”春妮悄悄摸了把冷汗,尴尬转移话题。她一提起对方的闺女,那军嫂还真是满脸愁容。

  王婷可不知道楼下的军嫂在八卦她家的事,收拾完家里物件,灭了炉子,关上门窗,背着书包跟大白下楼走人。

  还没到十点,楼下很多军嫂聚在一起看娃,顺便闲聊部队军嫂家的闲话,看到王婷背着书包要出门,春妮站起来喊她,“王婷,要出门啊?”

  刚那个说王婷坏话的军嫂,看到王婷吓得脸都白了,心虚躲在人群里不敢冒头,怕王婷揍她。

  这会军嫂们好奇,王婷刚回来又要出门的事,谁还顾得上她啊!

  王婷看到操场上的军嫂都好奇看她,笑着说“嫂子们都在呐!不出门,我回家。这不过两天要考试了,家里人担心我一个人在部队要煮,要做家务耽误时间,让我回家住,好好复习,准备考试呢。”

  听到这话,很多军嫂才想起王婷还是学生的事。主要是她结婚了,因此军嫂们下意识忽视了这个事。

  “对啊,我们都忘了你还是学生的事。那你好好复习,回头也考个高中,替咱们部队争光,以后咱们部队也有高中生军嫂了。”有军嫂鼓励她。

  “借嫂子吉言。”王婷向那军嫂道谢,然后走了。留下操场上的军嫂看着她的背影羡慕。

  路上大白将它听来的话,转述给王婷听,包括那军嫂说王婷在外面过夜的事,话可说得可难听了,大白义愤填膺,恨不得揍那军嫂一顿,给王婷出气。

  什么人呐?狗嘴吐不出象牙。

  “活得不痛快了,其实也是一件很可悲的事。所以啊,她只能将自己的悲哀,强加到别人头上,希望别人跟她一起悲哀。那种人有什么好计较的,你要是心里不痛快了,咱们可以悄悄地套她麻袋嘛!”部队军嫂那些鸡毛蒜皮的事,王婷不以为然,都是一个层次的对手。

  大白‘嘎嘎’兴奋的叫唤,这个主意太合它心意了。

  春妮李兰帮她说话的事,大白也说了。

  “部队里还是有好人的!”王婷听完之后感叹一句。

  “大白,双胞胎走了,没人陪你玩了,会不会寂寞?”这个月都是双胞胎带着大白在部队里晃荡,两人一鹅建立了很深厚的革命友情。

  大白翻了个白眼,“鹅鹅鹅”叫唤它一点也不寂寞,双胞胎没来之前,它还不是这样过了?与其说是双胞胎陪它玩,还不如说是它看护双胞胎呢!

  走了也好,一天到晚跟它抢王婷,谁稀罕他们!

  “大白,你说我怎么办啊?志杰才走几天,我就天天想他。哎,以前我也不这样?你说,是不是他给我下蛊了?”王婷有些惆帐。

  大白都不爱搭理她,嘴边天天挂念着聂志杰,它听都听烦了,还用得着到它面前来秀恩爱嘛,欺负它是只单身龙鹅!

  王婷到家刚好中午,梁元福趴楼上栏杆张望,看到她回来立马转身进了屋,早上的事他还生气着呢,今天一天他不打算跟囡囡说话,以示惩戒。

  钱小凤得知王婷中午要回来,特意多准备了饭菜,都做好了,就等她回来。看到进来的四儿就问“怎么进来了?是不是囡囡回来了?”

  “在下面。”

  然后就听到院子里响起王婷的声音,“阿嗲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听到囡囡的声音,梁山钱小凤都笑了,去厨房将炒好的饭菜一一端出来,王婷一进屋,就喊“开饭”。

  “多吃点!”钱小凤不停的给王婷夹菜,碗里堆得像小山一样高。除了回门那天王婷回来了,到现在都没回来过,早上送她爹娘还是从部队回来的。

  “阿嗲,您也吃,别夹了,吃不完。我自己会夹菜。”王婷拦都拦不住。

  “瘦了,是不是在部队没有吃好?回来就好,你想吃什么跟阿嗲说,阿嗲给你做。我听到团团妮妮说,志杰出任务了,要走几个月。团团妮妮也会去了,你一人在部队煮饭麻烦,回来住,正好你要考试,在家里好好复习。”钱小凤都替她想好了。

  “阿嗲,您最好了!我就是回来住的。”王婷笑得见牙不见眼,“我爸妈让我考完试去城里住一段日子,阿嗲,您说我要不要去?”

  王婷早就打算好了,暑假去城里,顺便将那件事一起解决了,让老爸老妈没有后顾之忧,一辈子顺风顺水,平平安安到老。

  “那还用说嘛,肯定要去,你爹娘在哪里,那也是你家。你可不能给我使小性子啊!”女婿女儿跟囡囡的母女关系刚有起色,女婿女儿叫囡囡去城里,就是培养感情的,省得生分了。她老人家不能拖女儿女婿的后退,必须支持。

  王婷呲了呲牙,不太情愿的说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心里却笑开了花。

  梁香梅听到王婷回来了,下午过来找她玩,王婷见到她不意外,让她没想到的是梁美娥也过来找她,倒真让王婷吃惊了。

  梁香梅看到梁美娥同意吃惊。

  三人都在王婷屋子里说话。

  “你总算回来了,好长时间没有见你了,感觉一辈子都没见了一样。每天我一个人上学放学回来,风里来雨里去,感觉特寂寞。”梁香味挽着王婷胳膊,难得文艺了一把。

  王婷咯咯笑,推了她一把,“是不是啊?不就一个月没见,你也太夸张了。”

  “婷婷,你复习的怎么样了?”梁美娥看她们俩个嘻嘻哈哈打闹,相当要好,心里不舒服了,故意插话打断她们。

  王婷梁香梅相视一眼,难怪来找她,原来是为了考试的事。

  “还行吧!”王婷漫不经心的说,多的话一句都没有。她没给梁美娥脸色看,已是看在阿嗲阿哒的面子了。

  “你都复习了?我还想跟你一起复习。我一个人在家复习,刚看过的还记得住,过个一两个小时,全忘记了,你说我这什么脑子,太笨了。特别是英语,看到那些单词,我就头晕眼花。我好担心我考不上!”

  梁香梅这话有点夸张,她的成绩比不上王婷,但在班上也是中上成绩,考高中没有问题。她那话就是挤兑梁美娥的。

  梁美娥脸色不太好看了,梁香梅读书还可以,却在她面前说考不上,她的成绩垫底,岂不是更考不上?

  就是担心考不上,她才来跟王婷一起复习的,谁想梁香梅这个女人也在,说话阴阳怪气的,气死她了。

  “有什么好担心的,以你平日的成绩,考高中没有问题的。这两天一起复习,我给你押题,你重点复习那些题目。”王婷安慰她。

  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



澳门壹号官网  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

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