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壹号官网 - vocablists.com-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
澳门壹号官网 - vocablists.com-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> 药妆娘子 > 第三十五章不为情但为义

第三十五章不为情但为义

手机阅读
  安妘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澳门壹号官网手机端 http://m.vodtW.la

  若真的能选,她自然希望自己能和一个君子相守一生。

  宋悠看着安妘沉默的样子,摸了摸鼻子笑道“其实,如果我是女孩儿,也会喜欢云之,毕竟他是一个君子,我时常觉得自己还不差,但看到云之,我就发现自己离着君子还远呢。”

  安妘未料到宋悠会说出自己的想法,只垂眸轻声笑道“个人都有个人的活法,三哥儿就好像天上的雄鹰一样,虽不是君子遗世独立,但却也有一颗坦坦荡荡的心。”

  宋悠的手微微的蜷缩了起来,他看着安妘笑了笑,还是那么开心“三姑娘此言,真是让我愧不敢当,我就不送三姑娘了,只祝三姑娘一切顺遂。”

  安妘颔首,转身和碧果上了马车。

  宋悠也转身回到了风雪馆中,千芳尊正坐在白玉石台上,瞧见宋悠进来后,笑问道“不知道宋三公子要不要来一壶好酒啊?”

  他的眼睛亮亮的,笑道“当然,刚解决一件麻烦,不来壶好酒怎么能行?”

  千芳尊没有动弹,还坐在白玉石台上,她歪着身子靠在上面,笑道“这些日子,来我这里抢夺图纸的人都被查清了背景和他们的弱点,随便抓出来一个,都是能定齐王谋逆的证据,你费尽抓住白灵歌又是图什么?”

  宋悠趴在一楼的栏杆上面,笑得轻松自在“自然,是为了让云之啊,为了云之不必看着喜欢的姑娘进到火坑里。”

  千芳尊皱眉问道“你左右马上就要查清了齐王的事,若能定罪,齐王谋逆,株连九族,三姑娘自然不必嫁过去。”

  宋悠摇头“你不懂这个,京城达官贵族虽多,却没有一家,愿意把与逆王之子定过亲的女子娶进家门,就算是我的父母也不会同意。”

  千芳尊叹了口气“所以你怕在齐王倒台之前,三姑娘先被他那个墙头草爹推过去定了亲,自己日后再难说服父母与之结亲,这才着急的把白灵歌抓出来。”

  宋悠听后,笑得有些讽刺“辅国公手中并无实权,通过结亲维持权势富贵是他必须走的路子,参与谋逆他没那份胆识,但拿儿女当赌注的事却干得出来。”

  千芳尊笑道“难为你为了自己和三姑娘的未来如此筹谋。”

  宋悠晃了晃手,否认道“我说了,我是为了云之。”

  说到这里,他转身笑道“千芳尊,我替你铲除一个眼线,怎么还不见你请我喝一壶好酒呢?”

  玉石台上的千芳尊从身后拿出来了一坛酒,朝宋悠扔了过去。

  宋悠伸手稳稳接住了那坛酒,低头闻了一下,笑道“风雪馆主果然大方啊,上好的竹叶青!”

  千芳尊看了一眼抱着酒坛喝酒的宋悠,幽幽的说道“感情这种事,是不能让的。”

  宋悠听到这句话,慢慢的抬头朝白玉石台上看去,那白玉石台上却已经没有了人影。

  他摇了摇头,眼睛明亮,喝了口酒,露出了舒心的微笑。

  此刻是申时初刻,安妘已经坐着马车回到了辅国公府。

  她和碧果没有从东角门进屋,反而直接去了西角门那边。

  安妘给了车夫一锭银子,让车夫无论如何守好马车,不能让车上的人被人带走,更不可让人接近马车,倘若是老太太和太太来,就说是公爷的意思。

  车夫听了,只点头说是。

  安妘留下了碧果,让碧果和车夫一起守着,便伸手撕裂了外袍,一路小跑朝着辅国公的书房而去。

  及至到了书房,小厮通传后,安妘刚迈进书房的门,便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“父亲,救我!”

  辅国公看见安妘衣衫破损,头发凌乱,不由惊得站了起来走到安妘面前,问道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安妘跪着向前走了两步,伸手抓住辅国公的衣服,一脸惊慌的说道“父亲,我今日出门到庙里还愿,有一女子冲过来竟要杀我,幸亏庙中有义士出手相助,否则我今日就不能回来见父亲了。”

  辅国公听后,沉吟片刻“可知那女子是谁?”

  安妘平复了一下情绪,但眼神依旧躲躲闪闪,看起来还是惊慌得很“父亲,救我的义士抓住那女子再三逼问,才知道那女子是齐王庶子慕飞通的外室白灵歌,我想,可能是我和慕飞通的议亲之事传的沸沸扬扬,白姑娘心里恨我,所以想要杀我吧。”

  辅国公退了一步,伸手将安妘拉起来,又皱眉询问道“为情杀你,是那白姑娘亲口和你说的?”

  安妘连忙摇头“不,只是女儿揣测的。”

  辅国公眯起双眼,冷声问道“那位白姑娘说了什么?”

  安妘低头,身体发颤“女儿不敢说。”

  辅国公伸手拍了一下安妘的肩头,道“你只管说。”

  安妘没有抬头,说道“那白姑娘说,辅国公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人,在风雪馆中干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,她要是高兴,随时都能抖落出来让全天下都知道,就算齐王成事,公爷当了亲家也于事无补。”

  辅国公听后,大喝了一声“混账!”

  安妘连忙跪了下来,颤着声音说道“父亲,这都是那白姑娘说的。”

  辅国公急道“人呢?现在在哪?”

  安妘小心翼翼的说道“在,在女儿的马车上。”

  辅国公听后,拂袖朝书房外面走去“还不赶紧起来。”

  安妘连忙站起来,跟上了辅国公的脚步。

  而此时西角门那边,安婉早就带着人到了。

  那芳草狠狠的打了碧果一巴掌,喝斥道“三姑娘若是在马车上藏了男人,做出了有辱公府颜面之事,你有多少条命够死?”

  碧果伸手将芳草推倒在地,嚷道“我以性命担保,姑娘绝没有做那样的事,四姑娘还是不要太为难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才好。”

  安婉听后,微笑着说道“你也知道自己是奴才,奴才怎么能给主子做担保呢?”

  说到这里,她将视线放到了车夫身上,厉声道“还不让开?难道要我把太太和老太太叫来,你们才知道跟着主子犯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车夫很是为难,道“四姑娘,不是我一定要帮着三姑娘和您对着干,只是,这是公爷的意思,就算是老太太和太太来了,我们也是照样不能让人随便接近这辆马车的。”

  安婉听后急了眼,上前两步,指着那车夫骂道“好一个以下犯上的奴才,说谎竟然说道公爷头上,你怎么不说这是皇上让你在这里守得马车?”

  那车夫还来不及说话,只听见辅国公喝道“给我跪下!”

  安婉听见这声音一愣,惊恐的转过身去,看见辅国公和安妘正急匆匆的朝这里走了过来,她慌忙跪了下来,轻声道“父亲。”

  辅国公没有理会安婉,直接朝马车那里走过去,和那车夫说道“把帘子掀开。”

  车夫连忙点头,将帘子掀开,里面的白灵歌被五花大绑堵着嘴,正愤恨的看着辅国公。

  辅国公看见白灵歌的那一瞬间,也愣了一下,他深吸一口气,低声说道“的确是齐王府的人!”

  安妘瑟缩着脖子,似乎还在害怕“父亲,父亲救我。”

  辅国公抬手放在安妘肩上拍了两下,道“无事。”

  他和安妘说完后,转身和车夫说道“把人给我带到府中的内狱,仔细找人看起来,这件事办好了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车夫连忙道“是,是!”

  辅国公面色平静了下来,问道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车夫抱拳说道“回公爷,小的叫安顺,是咱们府里家生的奴才,早先老公爷上战场的时候,我爷爷为老公爷挡过剑。”

  辅国公点头“内狱以后就交给你了,你好生看着。”

  安顺抱拳“是,公爷。”

  辅国公转头看向了还跪在地上的安婉,不咸不淡的说道“你给我在这里跪着,跪到天黑。”

  说完,辅国公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安妘还没有走,她走到了安婉面前,低头看着安婉笑道“四妹妹,我就知道这个府里,最关心我的人就是你了。”

  安婉咬牙说道“你是故意的。”

  安妘笑了“我的确是故意的,但我却不是引你下套,是你非得钻进来。我想着我从西角门这里进来,直接去了公爷那里,若是二位哥哥和嫂子知道了,大概只会想到三姑娘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,但内宅的事情,她们不太便于插手,若从东角门进来,让人守着马车,四妹妹多事的话,定然要叫来太太和老太太,那样我的时间就不够了。”

  安婉皱眉“什么时间?”

  安妘伸出一个手指,在自己的嘴唇旁边点了点“自然是我自救的事情,但抱歉,我不能和四妹妹说得太详细。”

  安婉哼了一声,没有再看安妘。

  安妘垂眸“我想四妹妹应该不会怪我,四妹妹这么温柔良善的人,看见我平安无事,心里一定是开心的。”

  说完,安妘转身唤道“碧果,走了!”

  碧果应了一声,跟着安妘的脚步一同回到了听萧馆中。

  看见听萧馆的院门时,安妘不由松了口气,心里想着她应该要谢谢宋悠的,如果只有一张图纸,她只能拿着图纸说自己为了皇上以身犯险,从而保住性命。

  但白灵歌出现在辅国公面前,辅国公就会察觉到事态不对,从而打消与齐王结亲的念头,解她燃眉之急。

  安妘正欲走进屋中,却有个小丫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“三姑娘,三姑娘,老太太找你过去问话,说是齐王妃过来问你要人呢!”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